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企业卖股票未纳税就失联 青岛税务出奇招追回税款

时间:2019-08-23

我想昨天分享这个网络信息

半岛记者娄花

在一家公司出售超过2700万股上市公司股票后,没有纳税申报表,也无处可去。法定代表人和企业登记股东没有任何痕迹。该怎么办?青岛税务检查员排除了各种障碍,跳出了一贯的思路,并且利用奇怪的技巧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出现并追回600多万元的税金。最近,随着姚某某向国库缴纳600多万元税款,最初无法解决并成功解决的逃税案件已成功破获。国家税务总局第二检查局青岛税务局检查组感到非常放心,特别满意。

“Crawler”发现出售股票的公司不征税

该案件起源于两年多前青岛国家税务局原检查部门的软件筛选。

当时,检查员使用与互联网相关的税务相关信息捕获工具“爬虫”软件来检索有关减少上市公司股份的信息。结果发现,管辖范围内的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于2014年参与了TT AG的股票发行。公司增发了发行股票,获得了超过2700万股限制性股票。 2016年限制性股票发行后,青岛瑞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出售其持有的全部股份。

通过分析相关股票的购买成本和减持期间的股票走势,检查人员判断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减持这些限制性股票的持有量。然而,在询问收集和管理系统时,检查员发现该公司没有为股票销售提交纳税申报表。

提交检查,涉案公司已经失踪。

2016年8月,青岛市国家税务局原检查部门决定公开检查,但很快发现公司被收集管理部门认定为异常户。

查询收集和管理信息后,检查人员发现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是由自然人建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和两名投资者均来自其他省份。

视察员根据保留的信息联系,无法得到任何答复。电话无法通过。联系信息完全没有,检查员立即前往公司的注册和生产经营地点,人们前往该建筑物。

显然,公司隐瞒收入的方式是在股票减少后逃脱的,并且案件被发现有问题。

怎么做?经过多次讨论,检查组达成了共识:虽然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没有任何痕迹,但常规检查方法无法实施,但由于每个证券交易业务都有痕迹,公司的流程和结果与库存有关交易可以是查询可以确认,案件调查可以从这里打破。

因此,检查部门制定计划:首先通过外部调整,提取被调查公司的相关证券交易数据,完成证据收集,然后确定税务处理意见。

找到所涉及的交易账户,并采取案例调查的第一步

如果被调查公司无法提供证券交易账户,检查组前往上海提取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所有证券交易账户信息以及从中国交易上海股票的相关数据。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依法办理。

查询结果显示,公司共开设了三个股票交易账户,即HF证券杭州销售部,XY证券杭州销售部和GY证券合肥营业部。股票交易账户在各省开设,似乎与商业惯例相悖,并有意增加税务监管的难度。检查组猜测:很可能在公司成立时,它采取了谨慎的股权结构设计,以避免对交易征税,以掩盖真相。

根据具体情况提取交易流程,并找出交易盈利能力的详细信息

在提取3个股票交易账户的基础上,检查组赶赴杭州,合肥等城市,收集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各个股票交易账户的交易流量数据,基本确定了交易和运作情况。该公司的证券。利润细节。

从交易流量情况来看,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经营的证券类型包括两种流通股和限制性股票。其中,流通股的出售涉及30多只股票,亏损超过盈余;而限制性股票主要是由公司于2014年参与TT股份公司增加发行股数,总股数,每股单价11.01元。 TT有限公司的股票于2014年6月26日暂停。6月25日,该股票的收盘价为10.98元。出售限制性股票后,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2016年销售额超过6000万元。

对取证数据进行排序和排序,并依法完成数据计算

金融商品营的改革具有高度的政策导向和高度专业性,是税务审计的一个全新领域。在深入研究营地改革相关政策文件的基础上,对法证数据进行分类和分类,检查组依据《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6] 36号) )和《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改增试点若干征管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2016年第53号公告)根据该文件,估计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2015年和2016年1月至4月的营业税基础为负(否)税收),2016年5月以后的增值税基础是积极的。增值税158万元。同时,公司每年的损益数据合并,估计应依法支付488万元企业所得税,并收取滞纳金。

计算了与交易相关的税务数据,但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已经逃过一劫。如何找到在公司注册的法定代表人和自然人股东是另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在于案件调查小组开始检查团队。没有人可以找到,这些低缴的税收无法收回。

“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这个问题每天都在检查员的脑海中旋转。

重要信息: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的主要投资人郭某某,是在杭州注册的XZ Holdings Co.Ltd。的监事。而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马某某也有几家杭州企业。与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合作在杭州证券营业部开立证券交易账户信息,检查组推测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可能不是实体经营企业,实质上是XZ控股有限公司在青岛成立了专门的公司。

为了验证这一预判,两名女检查员直接前往杭州XZ控股有限公司总部,不论风险如何。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完全超出了XZ Holdings Co.Ltd。人员的期望。面对检查员提供的信息,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为其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姚某某。

在此突破的基础上,检查组先后取得了证据,证明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主要投资者郭某某,其社会保障关系和劳动保险支付均在XZ控股有限公司;业务的余某某,他的社会保障关系和劳动保险支付属于XZ Holdings旗下的杭州资产管理公司;从青岛瑞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交易账户转出的资金,通过第三方托管账户转入深圳有限公司账户的商业保理,由姚等人控制.

多种证据,不同类型,但未确认:XZ Holdings Co.Ltd。及其法定代表人姚某某是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应由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负责。纳税的法律责任。

XZ控股有限公司并未否认检查组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然而,此时,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可支配资产很少,不足以缴纳税款。在检查组告知所欠税款的严重后果后,姚某某和其他“实际控制人”实现了法律责任,并主动寻找检查员,表明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无法缴纳税款。欠,而XZ控股有限公司是有限的。同一系统中的其他公司,如公司,也面临运营困难。没有钱可以打电话,但他们肯定会找到尽快筹集资金和纳税的方法。

最近,姚某某按照规定积极筹集资金,先后缴纳税金600多万元。此时,涉及公司持有的股份损失的涉税案件已被追踪两年多,已经圆满结束。

收集报告投诉

半岛记者娄花

在一家公司出售超过2700万股上市公司股票后,没有纳税申报表,也无处可去。法定代表人和企业登记股东没有任何痕迹。该怎么办?青岛税务检查员排除了各种障碍,跳出了一贯的思路,并且利用奇怪的技巧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出现并追回600多万元的税金。最近,随着姚某某向国库缴纳600多万元税款,最初无法解决并成功解决的逃税案件已成功破获。国家税务总局第二检查局青岛税务局检查组感到非常放心,特别满意。

“Crawler”发现出售股票的公司不征税

该案件起源于两年多前青岛国家税务局原检查部门的软件筛选。

当时,检查员使用与互联网相关的税务相关信息捕获工具“爬虫”软件来检索有关减少上市公司股份的信息。结果发现,管辖范围内的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于2014年参与了TT AG的股票发行。公司增发了发行股票,获得了超过2700万股限制性股票。 2016年限制性股票发行后,青岛瑞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出售其持有的全部股份。

通过分析相关股票的购买成本和减持期间的股票走势,检查人员判断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减持这些限制性股票的持有量。然而,在询问收集和管理系统时,检查员发现该公司没有为股票销售提交纳税申报表。

提交检查,涉案公司已经失踪。

2016年8月,青岛市国家税务局原检查部门决定公开检查,但很快发现公司被收集管理部门认定为异常户。

查询收集和管理信息后,检查人员发现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是由自然人建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和两名投资者均来自其他省份。

视察员根据保留的信息联系,无法得到任何答复。电话无法通过。联系信息完全没有,检查员立即前往公司的注册和生产经营地点,人们前往该建筑物。

显然,公司隐瞒收入的方式是在股票减少后逃脱的,并且案件被发现有问题。

怎么做?经过多次讨论,检查组达成了共识:虽然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没有任何痕迹,但常规检查方法无法实施,但由于每个证券交易业务都有痕迹,公司的流程和结果与库存有关交易可以是查询可以确认,案件调查可以从这里打破。

因此,检查部门制定计划:首先通过外部调整,提取被调查公司的相关证券交易数据,完成证据收集,然后确定税务处理意见。

找到所涉及的交易账户,并采取案例调查的第一步

如果被调查公司无法提供证券交易账户,检查组前往上海提取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所有证券交易账户信息以及从中国交易上海股票的相关数据。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依法办理。

查询结果显示,公司共开设了三个股票交易账户,即HF证券杭州销售部,XY证券杭州销售部和GY证券合肥营业部。股票交易账户在各省开设,似乎与商业惯例相悖,并有意增加税务监管的难度。检查组猜测:很可能在公司成立时,它采取了谨慎的股权结构设计,以避免对交易征税,以掩盖真相。

根据具体情况提取交易流程,并找出交易盈利能力的详细信息

在提取3个股票交易账户的基础上,检查组赶赴杭州,合肥等城市,收集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各个股票交易账户的交易流量数据,基本确定了交易和运作情况。该公司的证券。利润细节。

从交易流量情况来看,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经营的证券类型包括两种流通股和限制性股票。其中,流通股的出售涉及30多只股票,亏损超过盈余;而限制性股票主要是由公司于2014年参与TT股份公司增加发行股数,总股数,每股单价11.01元。 TT有限公司的股票于2014年6月26日暂停。6月25日,该股票的收盘价为10.98元。出售限制性股票后,青岛瑞实业有限公司2016年销售额超过6000万元。

对取证数据进行排序和排序,并依法完成数据计算

金融商品集中营改革具有高度的政策导向性和专业性,是一个全新的税务审计领域。在深入研究营改相关政策文件的基础上,对法医数据进行分类整理,检查组依据财税[2016]36号、财税[2016]53号《国家税务总局公告》等文件进行检查。经测算,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2015年和2016年1-4月营业税税基为负(不含税),2016年5月以后增值税税基为正。增值税158万元。同时,对公司年度损益数据进行了合并,预计依法缴纳企业所得税488万元,并收取滞纳金。

与交易相关的税务数据已计算完毕,但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已逃逸。如何找到在公司注册的法定代表人和自然人股东是另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就在于案件调查组开始对调查组进行检查。找不到任何人,这些少缴的税款也无法收回。

“你怎么找到他们的?”这个问题在检查员的头脑中每天都在旋转。

重要信息: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主要投资者郭穆谋是在杭州注册的XZ控股有限公司的监事;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马穆谋也有多家杭州企业。检查组会同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在杭州证券营业部开立证券交易账户信息,推测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可能不是实体企业,实质上是XZ控股有限公司设立的在青岛经营一家特殊用途公司。

为了验证这一预先判决,两名女性检查员不顾风险直接前往杭州新泽控股有限公司总部。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完全超出了XZ控股有限公司员工的预期。面对核查人员提供的信息,认定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为其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姚牟牟。

在此突破的基础上,检查组先后取得了证据,证明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主要投资者郭某某,其社会保障关系和劳动保险支付均在XZ控股有限公司;业务的余某某,他的社会保障关系和劳动保险支付属于XZ Holdings旗下的杭州资产管理公司;从青岛瑞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交易账户转出的资金,通过第三方托管账户转入深圳有限公司账户的商业保理,由姚等人控制.

多种证据,不同类型,但未确认:XZ Holdings Co.Ltd。及其法定代表人姚某某是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应由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负责。纳税的法律责任。

XZ控股有限公司并未否认检查组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然而,此时,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的可支配资产很少,不足以缴纳税款。在检查组告知所欠税款的严重后果后,姚某某和其他“实际控制人”实现了法律责任,并主动寻找检查员,表明青岛R实业有限公司无法缴纳税款。欠,而XZ控股有限公司是有限的。同一系统中的其他公司,如公司,也面临运营困难。没有钱可以打电话,但他们肯定会找到尽快筹集资金和纳税的方法。

最近,姚某某按照规定积极筹集资金,先后缴纳税金600多万元。此时,涉及公司持有的股份损失的涉税案件已被追踪两年多,已经圆满结束。

  • 友情链接:
  • 东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gansusolar.com 技术支持:东南门户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