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恶性竞争激进扩张 折射审计行业乱象

时间:2019-08-28

折射审计行业乱象恶性竞争的激烈竞争折射审计行业的混乱

中国证券报

近日,ST康美(国防权),* ST康德(权)等前明星企业纷纷曝光了金融诈骗行为,在资本市场扮演“看门人”角色的审计机构一直备受瞩目。一些审计机构处于危机之中:监管机构提起调查,公众信任危机,客户快速更换审计机构,项目团队“离开”维持生计。在重组和整合之后,中国的地方审计机构正在走向变得越来越强大的道路上。

过长,导致结构性矛盾。

瑞华在审计危机中的样本

即使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了两个大矿,* ST康德和富仁药业(维权),也是该国第二大业务量的审计师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媒体报道势不可挡,我们有点不知所措。”瑞华某分公司董事孙平表示,他这些天一直在忙着向客户解释和沟通。

瑞华对此案的调查引起了如此高度的关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它与“爆炸性矿山”客户是一家明星公司有关。此外,“爆炸性雷霆”的导火索竟然是一个货币基金,一个不容易出现问题的主题,甚至嘲笑外界“欺诈不严重”。

“货币基金是最好的库存,并且不容易出错。收集银行对账单,发信给银行进行核查,基本完成,但现在它已成为最严重的欺诈主题。”一位高级会计师表达了感情。从过去看,货币基金科目不是高风险点,审计机构也不会在这方面投入大量精力。

虽然瑞华解释了2015年至2018年* ST康德项目的审计工作,但表示其审计项目完全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但受瑞华影响的上市公司仍处于“余震”状态。 7月9日,瑞华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此案的通知。瑞华的一些客户反响迅速,很快取消了与瑞华的合同。 7月11日,太阳纸业召开董事会,将审计机构由瑞华改为智通会计师事务所。 7月23日,通宇重工宣布更换瑞华。

根据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3月颁布的“注册与暂停”规定,当证券中介服务机构或其员工涉嫌违法违规或者被司法机关调查时,该案件尚未结案,中国证监会不接受。暂停审查同类业务发布的行政许可申请文件。即使已被接受,也必须停止审查。也就是说,当公司的项目因调查而关闭时,不接受公司提供的审计服务的相关行政许可文件。

如果他们想改变瑞华,很多公司目前都在观望。 “在观察中,应该说它对所服务的上市公司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市场可能会产生不合理的关联,”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表示。另一家ST公司的秘书告诉记者,“我们并不急于改变审计机构。公司的历史更为复杂。瑞华与我们合作多年,熟悉我们的情况。我们必须重新审视。与新办公室沟通。麻烦“。

对于已经过再融资,重组和IPO材料的公司已被中国证监会接受,现在更多的公司正在审核,而非更换审计机构。

瑞华的27个再融资,并购项目全部暂停。截至8月2日,除了ST新梅已完成审核外,吉丰股份已恢复,Eddie Precision,Shenkangjia A和Jiejie Micropower已完成财务审核,并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恢复审核。应用。此外,瑞华服务的33家IPO公司处于暂停状态。根据2018年年报的审计数据,瑞华服务的A股上市公司数量达到316家,仅次于立信,在内资企业中排名第二。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瑞华获悉,许多项目已暂停审查,并对其正常业务的发展增添了很大阻力。瑞华的33个IPO项目暂停审核,这极大地影响了瑞华的客户群。由于考虑了公司的IPO上市,再融资,并购等重大发展战略,许多客户对瑞华的任命提供服务存有疑虑。

竞争无序,激进扩张,埋藏危险

“瑞华会计行业存在更多常见问题。近年来,中国的最高排名基本上已经获得了门票,”国内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王勤表示。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郑江,瑞华已有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大新,天健,大华等九家会计师事务所收到证监会机票。

近年来,该行业排名第一的立新研究所因金雅科技(智慧权),大智慧,超华科技(威泉)和国药科技等项目而受到惩罚。在* ST康德之前,瑞华自2015年以来,由于齐齐奇和千山制药机械(国防权)项目已关闭,因此振龙特产,秦尚光电,亚太工业(权),Keybridge通讯,华泽钴和镍等公司已被处罚。尚未关闭。

在接受采访的许多从业者看来,作为“看门人”角色的失败与审计行业的长期恶性竞争有很大关系。业内人士称,“每年,一切都在抬高价格,审计费用也没有上升。”公司本身并不盈利。当然,有必要减少开支并降低审计费用。 Wind数据显示,过去两年,30家A股公司的审计费用持续下降。

“国内大小办公室差别不大。我有你的资质。行业竞争尤为激烈。监管要求越来越高,这意味着公司必须支付更高的成本,审计费用正在下降。在压力下,审计过程被压缩。风险可以尽可能地被识别,最终风险可能发生在不被视为风险的地方,例如货币资金。“王勤说。/p>

“年度报告审计任务繁重,但收费不高,主要是为了维持合作关系。公司通过再融资,并购等方式获利。公司应考虑成本收益率,降低劳动力成本,工作期间可以带来审计工作。如此完美。“刘强,基层审计员。

“另一方面,国内公司并不是一个大公司。这是一个买方市场。上市公司认为他们赚钱,你必须找到一些东西,也许改变一个机构。例如,从成本会计的角度来看需要一份报告。一万元,还可以另外30万元;或者我不能得到一份不合格的报告,但其他人可以退出,我该怎么办?“王勤说。

“一些不良项目的回报很高,审计中也存在问题。他们还可以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并收取额外的财务顾问费用。“刘强说,”当风险越来越大时,你会选择某一年的洗浴,如商誉,应收账款等,或者新公司,一次性风险清算。“

由于混乱背后的深层原因,业内资深专家认为,自2009年以来,会计师事务所一直被鼓励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些公司已经引发了一波并购浪潮。但是,内部管理太长,管理链太长,导致许多遗留问题。导致结构性矛盾。

200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财政部《关于加快发展我国注册会计师行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有必要重点支持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加快发展。在政府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指导下,会计师事务所的发展规模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公司数量从2011年的53个减少到2017年的40个。

“一开始,超大型项目被四大专业人士垄断。后来,内资企业变得越来越强大,内资企业引发了一波并购浪潮。并购过程是一记耳光,十几个左右当购买十个小房子时,沙子将不可避免地落下。“王勤说。

瑞华在并购整合方面最为痛苦。瑞华原籍五莲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经过多轮合并后更名为国富豪华。 2012年7月,国富豪华合并了当时华南地区最大的内资机构深圳鹏程。 2013年,国富昊华与中瑞悦华合并,新成立的瑞华成为国内最大的公司。 “四大”多年来一直占据主导地位。

业内人士认为,与鹏程融为一体,为瑞华带来了“坏”基因。彭城曾一度声称自己是“华南第一”,但其实践质量受到了批评。鹏程网络,金宇科技和格陵兰的欺诈性发行等问题已经影响了鹏程的存在。绿地IPO欺诈被中国证监会撤销相关服务营业执照。

近年来瑞华最常见的项目来自原鹏城。在近几年瑞华受到行政处罚的五个项目中,有三个来自最初的鹏程团队。目前最具影响力的* ST康德案也由原鹏城团队实施。

孙平表示,随着公司的扩张,整合整合并未成为业界的一个难点。它被认为是一个合并,但实质上有点像加入,业务仍在控制之中。此外,审计行业确实存在问题。例如,审计概念是向后的,仍然局限于审计过程,并且不能跳出来查看业务风险。

近年来出现了一种新现象。上市公司的许多财务总监来自审计机构,熟悉审计业务。 “他们熟悉审计组织的惯例,甚至基本的审计草案都可以做好准备,真正的问题也是隐藏的。审计本身的局限性,上市公司和外部组织的行为,以及根据定期审计程序,很难找到问题。“王勤说。

呼吁重塑行业信任

为什么会计师事务所一再受到惩罚?如何解决会计师事务所受到处罚的问题,以及其他上市公司的首次公开招股或再融资项目是否受到无害影响?中介机构如何才能真正发挥“排雷”的作用?

在这方面,上述专家认为,该公司的“复制”规则对许多公司的IPO申请和上市公司的再融资需求产生了巨大影响,增加了更换审计机构的额外成本,重新启动审核并推迟开发过程。同时,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主体的运作,引起了资本市场的波动。

目前,对公司的处罚采取了“坐席制”。一个项目团队遇到问题,房子里的所有项目都必须停止。即使最终的审计机构被撤销,从业者仍然可以在另一个地方执业,投资者的损失也无法得到补偿。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被引入中国。它的初衷是为了避免由于一个合伙人的过错导致其他无故障合伙人承担不必要的连带责任。事实恰恰相反。”上述专家表示,他们希望获得监管指导。更精确,科学和有效。

“真正动机欺诈的主体是上市公司或实际控制人。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目前,最高刑罚或市场禁令对其影响不大。”王勤说,“当办公室受到惩罚时,无形损失尤其对于瑞华来说,暂停IPO和再融资项目将导致许多企业倒闭。”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金融诈骗,一方面要严厉惩罚那些受益更多,伪造动机更多的上市公司,甚至相关负责人甚至可以增加刑事犯罪的量化。为了惩罚真正的受益者,我们可以解决审计的敬畏。另一方面,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的责任应该适当分开,会计师应与主观欺诈区分开来。如果会计师故意发布不实报告,他或她应该受到严厉惩罚。它可以增加个人罚款金额,以阻止业务,甚至判刑。如果因疏忽而发布虚假报告,则应给予较轻的惩罚。对公司的处罚应基于经济处罚,并谨慎使用暂停或取消证券服务营业执照。 “在模拟国外引进与和解机制后,审计机制启动后,审计机构可以通过结算方式通过经济补偿保证业务的正常进展。”孙平说。

针对中介机构的频繁报复,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主要原因是信任的丧失远远高于不可信赖的代价。因此,首先要做的是增加不可信赖的成本。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增加民事赔偿,赋予投资者对不值得信任的中间人提出民事赔偿的权利,并建议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激活公益诉讼制度。为了保护大多数投资者的利益,投资者保护基金可以直接对不值得信任的机构提起民事诉讼;二是启动行政处罚机制,对严重情节处以罚款。但现在法定的行政处罚是如此之大。其次,建议修改证券法,增加法定行政处罚。三是严格查处构成犯罪的人的刑事责任。应纠正恶意串通和欺诈投资者的行为,并消除毒品的态度。第四是启动信贷制裁机制。许多部门已经签署了一份联合纪律和不诚实的备忘录,这使他们失去信心并且在各地都受到限制。

刘俊海认为,应该采用“胡萝卜+大棒”的方法。对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行业协会委托的优质中介机构,特殊业务,应优先实施好的中介机构。在选择总统,副总裁等时,行业协会应该倾向于诚实的中间人。“国内会计师事务所正面临重新洗牌,行业在重新分割市场份额的过程中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将诚信基因注入中介将真正成为一个对投资者友好的中间人,并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温度驱动的,受追捧的中间商的底线,以创造一个可信,公平和公平的资本市场生态环境。“(文忠,孙秦,刘强是假名)

主编:张恒

  • 友情链接:
  • 东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gansusolar.com 技术支持:东南门户网| 网站地图